ruguowoshuoのブログ

盖伦。德邦 .皇子

往事~話說失敗者


昨天晚上,在網路上跟一位臺灣的網友聊起了一些關於經濟方面的話題,突然間就讓我想起了一些往事,下麵我就通過編輯文字來陳述一下:
回想當年,我在日本研修的時候,認識一位來自臺灣的叫阿明的同學。由於我們都是主修經濟學專業的,所以經常在空暇之時,我和Neo skin lab 美容騙子他會談論一些關於海峽兩岸的經濟話題。偶爾,還會談到一些大陸和臺灣的生意人彼此間的不同特徵。
記得有一次他問我:周,你們大陸做生意的老闆如果事業失敗了,那麼他們在失敗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心態,以及會有什麼的選擇?當時,我對於他這樣的提問,似乎一時無從回答。後來就將自己對於曾接觸過的幾個生意失敗者的部分印象拼湊起來,整理編輯了一下內容就告訴了他:大陸的生意失敗的老闆,大致會是一種一蹶不振的狀態,而且很多會陶醉於以往老闆的身份裏,眼高手低,變得無所事事的瞎混日子;也有一些迫切渴望能翻身,但是失敗之後沒了本錢,那麼就會做一些坑蒙拐騙的事情;當然也有失敗之後,憑藉自己的毅力和努力,再次東山再起的老闆。只是後則給我的印象是屬於鳳毛麟角的個例,前兩則的情況較多,因為至少我接觸過的生意失敗的老闆,很多都是屬於前兩種情況。
後來,我問阿明,那在臺灣的話,那些生意失敗的老闆是怎麼個樣子的。阿明回答說,臺灣生意失敗的老闆,像我說的跟大陸那種Neo skin lab 騙情況的人也是有的。不過,在臺灣對於生意失敗的人群而言,有一個比較顯著的特點,那就是做生意的人,在生意失敗之後,他們之中很多人常常會選擇去開計程車,也就是大陸人說的計程車,也許是開計程車,給人的感覺還是自己當老闆吧!說到底,那些失敗的生意人還是像我說過的那樣,陶醉於以往的老闆身份裏。只是相對大陸的眼高手低無所事事的生意失敗者而言,他們更務實一些。後來,我對阿明說,那你以後事業失敗,沒地方混了,會不會也去開計程車?阿明笑答:周,難道你就這麼不看好我?如果實在沒得混了,也許會首選去開計程車,也有可能擺攤 去賣小吃,比如:大腸包小腸、鼎邊銼、蚵仔煎、甜不辣、棺材板……
也許是一種巧合吧!若干年之後,我還真的去了臺灣,記得我在桃源國際機場打計程車去新北市看望一個朋友。我上了一輛計程車,接著跟計程車司機有聊沒聊的聊了起來,聊著聊著,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出來了,那司機大哥說:他曾是一家頗具規模的公司老闆,他們的公司主要生產加工某知名品牌產品的零部Neo skin lab 騙件,曾幾何時,他們公司的業務也曾應接不暇,忙的很。別看他現在開計程車,但曾經他也是一位很風光的公司老闆……
當時,聽著這位計程車司機侃侃而談他的人生奮鬥經歷,這似曾相似的話語內容,我第一個就想到了我在日本時候認識的臺灣同學阿明,當然,眼前的這位計程車司機肯定不是阿明,現實生活也不太可能有著像拍電影那樣的故事情節,只是現在一時之間,感慨頗多......

錯的人,有一種風度,遲早走散


戲子入畫,一世天涯,你不懂我的寂寞,我只有在看不見你的時候,才是最苦的時候。
內心有一種聆聽,似有似無,緣分走的很遠,執著看的很近,當失去的時候,才知道,懂你,懂我,是兩個人的世界,一個人的寂抗衰老寞。
智慧疊加在我內心的貧窮,是一種看不透的孤獨,我有一份寒冷,說不出的富貴,你不懂身上的褶皺容顏,我不問來生的坎坷誓言,句子的言辭一直傷透最真的心。
佛門有一種冷,內心有一種孤獨,眉彎的曾經,眼前的未來,說不出的惟妙惟肖,讀懂了,就不會失去,看透了,才知道那是最真的誓言。
心門被智慧的鑰匙封閉,人的冷,心的疲憊,有一種坎坷,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傷,聆聽屬於自己的大海,翻閱滄桑的陽光,唯獨對你,是那麼的傾心。
失去和自己一起經歷風雨,獨白和命運一起航行,時光的幸福有一種說不出的禪悟,心語,當我再次看見流星之外的年輪,甲子年華,已經失去太多,太多。
蒼老的世界,孤獨的內心,蒙蔽了人心的風景,覆蓋了思維的華貴,人生蹉跎,多少貧窮,多少冷漠,又有多少的孤獨和無辜,你是最真最真的情,我是最累最容易哭泣的小丑。
淒涼這個冷,似乎藏匿太多的不了而之,有一種不言,有一種蹉跎,也有一種孤獨,還有一種挑剔,活著讓我禪悟,讓我跳起自己的懷孕營養補充品單曲迴圈。
花的世界,人的憔悴,一種釋放,一種靈魂,還有一種千年不遇的結局,是痛的靈魂在訴說,是命的坎坷在表白。
夢,說不出對心的對照,人,看不透時間的對酒歌詞,幾次的徘徊,才知道,知道自己的不懂,不知道,不能接觸一個人內心的全世界。
當我錯過,當我失去,當我不在想,不再愛你,那一分鐘,那一刻鐘,我的心是淒涼,難懂的,也是一個人獨自品嘗的。
人的耐力是有限的,人的生存是有時間規劃的,格局的我,走不出生命的風箏,格局的我,寫不出冷漠的線條,鈴鐺的再次敲響,佛門的再次禪悟,一切的一切,都從新開始。
世界是相對的,風的蹉跎,雨的坎坷,人的凋零,夜的淒美,加起來就是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。
別想了,再想也不是有錢人的孫子。委屈是給笨蛋看的,但是快樂卻是給自己寫的。手裏的錢,就是人間的正道,沒有錢可以活著,但是有了錢可以活的更好,讓家人過的好點。不省電的燈,都是大鍋蓋,不賺錢的人,都是容顏上的眼淚。我活著,是我活著,你看不見我的悲傷,我也不想知道你的過去。
你真狠,脫了衣服裝無賴,我都能抓住你的帽子去搖擺。你的名字沒有寫在你的臉上,所以,我不相信你是好人。懂你不能當飯吃,但是我可以用損你的句子去壯膽。狗屎沒吃到,但是我看到了電視機裏的名字,不是你的吧。好歹你說句話,讓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活著。真浪費,時間沒流淚,自己都開始遍地鱗傷了。賭上一輩子的青春,看不見流淚的你,那是因為我真的已經把你擦掉。
不是吧,看見你的時候是你的漂亮,那說明我眼光獨特,而你,是我奉承的一個名字。敷衍你,你資格不夠,表白你,你還沒有激光脫毛中心讓我相信的理由。呸,想起一個人的名字真丟人,想說的話總是沒有獨特的臺詞。走吧,走吧,你走遠了,我也安心了,等著你死了,我也不知道你怎麼犯錯的。
曾經有人讓我看你,但是現在我把你擦去了,那是因為你已經不重要了。真好看,真好看,看的我都動心了,就是不知道哪個衣服是誰賣給你的。昨天的手錶買錯了吧,不是偷的第三家的玫瑰送的吧、好傢伙,就是你,就是你,你來美國不讓我認識,那是因為你有一副大眾的臉。
真好笑,真好笑,笑的你都不認識你,還好,我知道你是來逗我的。風景再好,也是你明天看不見的,別人再窮,也有你沒有的優點。你都不會賺錢,拿什麼和我吹,我都沒讓你知道我不會賺錢。都是衣服惹的禍,讓我拆穿你身上的弱點。一個人的出現真明瞭,讓我沒有第二次看下去的可能。別惹我,我有你惹不起的缺點,別鬧我,我有你看不見的危險。
人心,藏著太多,思維,敷衍太多,總有一句,讓人心寒,總有一人讓人流淚,是風,能穿梭昨天的黃昏,是人,能覆蓋一個人的內心,江湖是什麼,是人,是事,也是為人處世的立人之本,當你開始剛強,有人已經學會了低頭,當你開始起點,別人已經走到了終點。
速度,決定一個人的未來,奮鬥,定位一個人的判斷,敏捷,掌握一個人的分析,判斷,格局一個人的生活,渡人,擺動內心的迷茫,生存之道,是用命,用血,寫出來的,度化,是佛門的一種修養,也是對道德的一種考驗。
有些人掩耳盜鈴,堵住了別人的心態,有些人探囊取物,學會了自知之明,是人,都有隱藏,都有你看不清的弱點,也有你猜不到的優點。
拳頭可以衡量一個人的生死,力氣可以權衡一個人的高貴,是渡的心聲,還是人的格局表達,有人用善意生存,有人用真誠付出,對於一個少年,學會離開,學會聚散,學會躲避人生的敷衍和遮蔽,是對內心的一種交代。
靈魂在左,命運在右,一將功成萬骨枯,是人,你就能樹立敵人,是人,你就未必會認識朋友,不是每個人和你相處,都是像你相信的那麼簡單,沒有人阻止你奮鬥,但是有很多人怕窮人一夜暴富。
貪婪,是一種生存,活法,有一百種醜陋,人的看法,決定自己的生活,人的描述,決定自己的語言,對人,對事,不是自己的說說而已,對等的人,未必看得起自己,不對等的人,未必瞭解自己。
良知是什麼,不是說,不是冷眼旁觀,更不知敷衍了之,寒煙不語就散了,大風不言就沒了,人活著,簡簡單單,三萬六千天,爭功,就爭千秋功,揚名,就揚萬世名。
智慧可以在窮人身上出現,表達卻很容易出現在富人的口中,因為經驗,因為接觸,讓人的思維不一樣,因為面對的風景,因為思維的氣度,讓人的格局有深有淺,有遠有近,很多人走近了,卻慢慢的疏遠,很多人走遠了,卻已經開始走近了。
我錯了,那是因為我不想失去,我可以低頭,未必我會輸的一敗塗地,我可以忍耐,但是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對我好的人。窮,但是有志氣,一定要感恩對自己好的人,笨,但是要有良知,分得清什麼是人,什麼是鬼,沒有文化,其實不可怕,可怕的是,自己沒文化,卻被有文化的利用。
價值,呸,說錯了的名字,一個想不起來的句子,別人可以認為我的窮是天生的,我卻認為別人語言的髒是固定的。有些人,能封閉很多人的內心,有些人,能掌握很多人的格局,因為思維的卓越,因為能力的高度,准線的瞄準,定位了人生的位置。
尊貴,說白了,就是你有一毛錢,不和一分錢的人喝酒。價值,說白了,就是你認為別人懂你,別人還怕你敷衍呢。才華不是用錢衡量的,人心不是用等衡量的,年齡是可以迴圈的,但是一個人的命運不能再次迴圈,當時間滄桑了一個人的內心,他可以爆發很大的潛力去奮鬥。
話多的人,可怕,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把你背叛,吹牛的人讓人躲避,因為誇大,因為擔心,才導致很多人裝腔作勢,敷衍,欺騙。
看清一人,不是一分鐘,讀懂一人,不是每一天,感情不是培養的,情意不是有價的,所以,窮人的心,富人的命,在同一時間是不在一起的。
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菩提,人想做佛,想了一輩子,佛想做人,只是想了一個輪回。
機會來了,可以沒有資本,愛情來的那麼簡單,讓我失去的後悔,一直感覺惋惜。我愛的人,愛上別人,我內心就會受傷,我等的人,在追別人,我都感覺生命壓力萬分。錯過的情,惋惜的淚,一個人說話,一個人表白,最後,只能默默的惋惜當初的相遇。我懂你,那是你給的我不了解,我不懂你,那是因為你走的容易,我老的乾脆。
情,看重了,原來那麼簡單,人,看透了,才知道自己不知道付出。讀一個人,來的太遲,就會錯過,看一顆心,別人去和他表白,自己恨不得撞南牆。好委屈,人間是非,紅顏知己,錯的人遲早走散,別人碰一下都感覺是搶。我很苦,也很累,你懂的時候,已經散了,我看透的時候,你已經忘記了。有人愛上了我愛的人,我的心傷透了,我愛上了愛上別人的人,我的淚走的太遲,散的容易。
忘不了,看不透,人間是非情綿綿,唯獨傾心看不透,我懂,你這輩子是別人的,我錯,讓你遲早是為了我的離散,去讓別人看,我想搶,但是已經無能為力。一生牽連,愛也好,等也好,可是那唯美的句子,已經是因為失去你,錯過你,走散了的夢,讓我碰一下,都感覺別人會搶走。世界上哪有你想的傍晚,而我,就是因為不懂,因為走散,才知道,你的明白,我的糊塗,最後別人的吻別,不及你眼角的回眸轉身。
錯的人,有一種風度,內心藏著太多的感慨,說不出的忍耐,無法表達的滄桑,唯獨對走散的風景還是念念不忘。遲早走散,遲早走散,就是因為奈何緣淺,讓我的無知認識你,讓我的天真看到你,而你,因為未來的全世界,讓我的回憶,渺茫倉促,學會了等,學會了觸碰曾經的相遇。別人碰一下,我都會哭泣,因為我懂了,想挽留,但是無法珍惜,思念還是慢慢的走,淚水還是不停的去追,別人說出的名字,我都會想起你我的故事。
感覺是搶來的思念,都讓淚水去畫出了人生的最美,你懂,可是已經不會回頭,我看,已經成為錯過的人,遲早走散。

初冬,那一份牽念


路過時光的門楣,腳步輕盈,一路走走停停,恍然間,已是初冬。時光冷冷清清,季節淒淒慘慘,在一季的冷清裏,尋找一處清昇華在線歡,在歲月薄涼處,坐擁一程山水,溫暖一季寒涼。
初冬,雪染白所有的牽念,輕舞飛揚,落在只屬於我們的山頭,一起共白首。原來,簡單的幸福,就是與你一起看漫天飄飛的雪花,在冬日裏徜徉,遠遠的路上,留下兩個足記,是曾經愛的見證。你在,我在,走過的痕跡,像漫天飛舞的雪花,悠悠蕩蕩。
一份牽念,一絲溫暖,想念會讓整個冬季不在寒冷,想起你的一顰一笑,整顆心都是暖的,於是,寒風凜冽的冬天也不再寒冷、悲愴。愛可以溫暖人心,也可以使一顆溫暖的心瞬間變的冰涼,所以,若愛,請深愛,若不愛,請離開,不要彼此莫名的傷害。
早已不記得,多少個冬日裏與你相戀,愛著冬日裏飄飛的最後一片秋葉,是挽留,是不舍。有你的冬天,習慣了寫一些肉麻的文字,記錄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,當歲月老去,當容顏不再年輕,翻開曾經只為你而寫的文字,是感歎,是欣慰,是藏於心湖平靜的漣漪。
這一份牽念,是整個冬季唯一的寄託,把相思的紅豆拋撒於塵世之外,純純的想念,純純的愛戀。陽光已不再耀眼,像昏黃後的掙扎,還在追求著執著的初見。也許,遇見你的那天,天空中飄著潔白的雪花,我們不期而遇,一切早已註定。
秋,還來不及收拾最後的殘局,冬已開始蠢蠢欲動,是否所有的構想都與季節無關,只是單純的在每個季節的門楣深處追尋一份安逸?我所追逐的,是被旁人丟棄在每個季節末的執著,那份執著牽引著我,一直向季節最日本自駕遊深處走去,也許花香四溢,也許遍地荊棘。
故事,在初冬的寒風裏醞釀,把冬的韻腳慢慢撫平,留在記憶深處的,是不曾忘懷的過去,詩韻雅漾,平仄有味,也只有這樣的一份詩意,才能夠抒懷。隨著冬風而去的,是沒有書寫的故事,那些無法用言語表達,無法用文字描摹的情意,最終,隨風散去。
散了的,都不是烙上心頭的記憶,最深的記憶,是藏於整個冬季裏飄飛的雪花,潔白無瑕,輕姿漫舞。總想把最美的記憶收藏,卻往往在念念不忘裏,淡了,淡的沒有痕跡,沒有足記可尋。一把相思豆,一片癡情夢,多少故事口口相傳,多少人兒,來來去去,記住了多少?忘懷了幾人?
說愛在深秋,我卻將唯一的思念放逐在了初冬,沒有明媚的陽光,沒有綠樹成蔭的新意,是荒蕪,是淒慘,也許適合戀愛,適合想念,在一陣寒風凜冽裏擁抱,可以地久天長。
日子,平平淡淡,沒有轟轟烈烈,更不會有風風火火,看慣了塵世間的變化,生老病死,花謝花開,人來人往,一切都是那麼順其自然,勉強不得。就在平淡的光陰中,漸漸的看淡了一切,看開了一切,緣起緣滅,終有劫數,我們無法用平凡的肉體改變不平凡的命運,就這樣,走哪,是哪,不留遺憾。
在寂寞的寒冬裏,開出不一樣的花,一半隨風招展,一半沁透芳華,凝眸而望的過去,是記憶在召喚。愛上這個初冬,像是愛上你的那天,天空中飄著雪花,你駐足在冬日的寒風裏,我模糊的雙眼不經意間觸碰你的眸底。從此,我像是跌進了你愛的漩渦,無法自拔。
生活中多了一份牽掛,多了一份相思,無盡的等待在冬日的暖陽裏慢慢昇華。初冬的夜晚,你是否安眠?是否像我一樣,牽掛著遠方王賜豪醫生的你?風吹過,是你捎來的資訊,我在這頭,你在那頭。
走在季節路上,一路撿拾每個季節遺留的痕跡,卻始終拾不起,滿地的思念。風到之處,是我在想念,雪花飛舞之處,是我在想念,牽掛的線,悠長,從山的這頭,繞過山的那頭。季節清歡之餘,唯有這一份最真的想念,真實的存在著。
時光那麼美,像一位飽讀詩書的女子,渾身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馨香,想要走近,卻怕驚擾,想要離開,卻又不舍。佇立於歲月的窗扉,把前塵往事,後事紅塵拋於天跡,緊跟著心的感覺,一路走去,是想念在牽線,是思念在搭橋。
不眠的夜裏,思緒開始蹁躚,清晰的過往,如雲煙縹緲,那些遺落在夢境裏的煙雲往事,續寫著不老的篇章。時光老了,老了容顏,老了心態,老了曾經的擁抱,老了剩下的整個冬季,只能一個人,在寒冷裏孤寂。
這個初冬,有一些心事,零落了葉,吹散了雲,吹亂了發,我想要依偎在你的身旁,細數過往點滴。把所有的牽念,所有的愛戀,用一片片葉串起來,串成長長的思念,一頭握在你手裏,一頭握在我掌中。
走過有你的歲月,一字一句成詩,一顰一笑成曲,寒冷的冬天可以依著你的肩膀,將思念放逐,將那一份經久不變的牽念,揉進潔白的雪花,你飄到哪,哪就有我的思念。
初冬,這份牽念,像風一樣自由,像葉一樣飄散,不輕不重,只是落在我的心底,沉甸甸,風吹不起,雪蓋不住。你在,牽掛就在,我在,思念就在。